凤凰马经玄机图

男子5万卖掉亲生儿子 孩子出生仅2天

时间:2019-09-0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中安在线讯 安徽商报消息 淮北一男子因生活拮据,竟狠心把出生仅2天的孩子卖给别人,换来5万元。在警方解救下,婴儿回到母亲怀抱。

  王艳(化名)32岁,淮北人。几年前认识比自己大3岁的男子张虎(化名),两人于2014年结婚,没多久离婚。 2015年下半年,王艳怀上张虎的孩子。当年10月,两人复婚。 2016年6月21日,王艳在淮北矿工总医院诞下一名男婴。

  意外发生在孩子出生第3天。6月23日,张虎说要带孩子洗澡,但奇怪的是,一直到24日都没有消息,手机也一直关机。王艳赶紧报案。

  接警后,淮北警方6月25日找到孩子。原来,这名婴儿是以5万元钱的价格,被张虎卖给另外一家人。据张虎交代,他最近几年一直都没工作,妻子王艳也没工作。日子过得“穷困潦倒”。为维持生计,张虎甚至还借了高利贷。得知妻子怀孕,张虎就开始打孩子的主意。

  记者从警方了解到,除了卖孩子,王艳在医院住院时登记的身份信息也是假的。生完孩子第二天,一家三口就从医院“消失”了。

  2015年3月29日,苍南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案,称苍南县灵溪镇双益小区旁的一老房子内经常传出不同婴儿的哭声,而房主年龄偏大,不像婴儿父母,怀疑其中有蹊跷。

  接警后,苍南警方立即着手侦查,对该房子进行多日守候,发现房内人员存在拐卖儿童的嫌疑。去年4月4日下午,警方终于在房内抓获正在进行拐卖儿童交易的章某、朱某等9人,并解救出1名男婴。

  审讯发现,犯罪嫌疑人章某此前有多起贩卖儿童的行为。2013年7月左右,章某通过他人介绍,在青田火车站附近花6万元买了1名男婴,同年11月20日以8.6万元卖给下家。在拐卖婴儿的过程中,章某

  去年3月,章某带着儿子和朱某在石家庄花5万元买了1个出生才1个多月的男婴。将男婴带回苍南后,章某分别付给朱某2000元、儿子1500元“工资”。章某等人拐卖的婴儿“成交价”最低1万元,最高9.8万元。

  据调查,该贩卖婴儿团伙各个嫌疑人之间分工明确,形成了环节齐全的“产业链”,35名犯罪嫌疑人分别扮演着“介绍人”“抚养人”“运送人”“收买人”等角色。

  此案中大部分婴儿经跨省多次转手买卖,层层加价,主要涉及云南、浙江、福建、河北等地。经云南籍女子和某之手的多名婴儿,转卖和加价尤为突出。2014年6月,和某在云南怒江兰坪县花1万元

  买了1名男婴,后以3.8万元卖给下家梨某,而梨某以6.6万元卖给肖某,肖某加价至7.5万元又转卖给章某和朱某,最后朱某以8.3万元卖给他人。

  这些涉案人员之间不少“沾亲带故”,其中有“情侣档”“父子档”“夫妻档”,甚至还有一家五口“齐上阵”。该拐卖儿童团伙的“利益链”中,处于“介绍”“抚养”“运送”等环节的人员均获得“报酬”,介绍人获取介绍费,抚养人、运送人则获相应工资。

  据多名被告人供述,一些婴儿都是在出生后遭遗弃。对此,检察机关认为,这仅是被告人单方辩解,对婴儿来源侦查部门还要做进一步调查,如果还有漏罪行为,则要进一步追责。

  在温州市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的事实中,温州退休妇产科女医生李某涉及的被拐卖儿童有4名。

  2013年上半年,李某联系章某,约定贩卖1名男婴给章某。之后,章某联系周某、范某共同出资5万元,在温州市区“水景苑”小区李某住处购买这名男婴。该男婴被章某、周某、范某带回苍南后,经周某联系卖家进行转卖。此后,李某又将三名婴儿卖给人贩子,并收取十余万元。

  对于被指控的拐卖儿童事实,李某百般辩解:经她手的婴儿都是孩子父母不要的,对方要求她帮忙介绍收养人,她并未从中谋取利益。

  对此,公诉机关认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等行为,只要实施其中一种行为即构成拐卖儿童罪。

  此次被提起公诉的有26人,其余9人另案处理。这26人分别来自温州苍南、温州市区以及福建、云南等地,其中年龄最大的79岁,最小的27岁。

  截至目前,此案中被拐卖的27名婴儿中有15人获救,其中解救后寄养在收买人处的有10名,寄养在福利院的有5名。根据相关法律,检察机关已经建议将寄养在收买人处的婴儿均送福利机构安置。

  法制网温州4月11日电 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一处老房子传出不同婴儿啼哭声,由此引出一起特大跨省拐卖儿童案。经查实,被拐卖儿童均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儿童室内游乐园主营业务是什么,人数多达27名,而且每名婴儿经多次转手,层层加价,不法分子从中牟利。

  日前,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拐卖儿童罪,对此案26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

  令人震惊的是,此案被告人中,竟有一名女医生,她曾在温州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工作,退休后被其他医疗机构返聘,经她之手被拐卖的婴儿有4名。

  2015年3月29日,有群众报案,称苍南县灵溪镇双益小区旁的一老房子内经常传出不同婴儿的哭声,而房主年龄偏大,不像婴儿父母,怀疑其中有蹊跷。

  苍南警方接警后,立即着手侦查,对该房子进行多日守候,发现房内人员存在拐卖儿童的嫌疑。去年4月4日下午,警方在房内抓获正在进行拐卖儿童交易的章某、朱某等9人,并解救出1名男婴。

  经审讯,警方获取更多线索,之后又相继在苍南灵溪、石家庄、上海、云南等地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其中,去年4月11日,在灵溪抓获陈某等人,解救1名男婴;去年6月17日、7月2日在灵溪抓获温某等人,解救2名男婴;去年7月9日,抓获李某、蔡某(另案处理)夫妇。另外,丁某等人主动向警方投案。

  此案共涉及35名犯罪嫌疑人,分别扮演着“介绍人”、“抚养人”、“运送人”、“收买人”等角色。这些涉案人员之间不少“沾亲带故”,其中有“情侣档”、“父子档”、“夫妻档”,甚至还有一家五口“齐上阵”。

  此次被提起公诉的有26人,其余9人另案处理。据起诉书显示,这26人分别来自苍南、温州市区、福建、云南等地,其中年龄最大的79岁,最小的27岁。

  在这些被告人中,李某的身份引发关注。据起诉书,李某今年68岁,户籍地鹿城区,职业医生。

  据知情人透露,李某是一名妇产科医生,曾在温州市区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工作至退休,后被温州光明医院、乐清市白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返聘,直至案发。

  据指控,此案主犯、现年51岁的苍南男子章某在2013年找到一条“发财捷径”——贩卖儿童。

  2013年7月左右,章某通过他人介绍,在青田火车站附近花6万元买了1名男婴,同年11月20日以8.6万元卖给下家。

  “肥水”不流外人田。在拐卖儿童中,章某还带上了女友朱某和儿子。去年3月,章某带着儿子和朱某在石家庄花5万元买了1个出生才1个多月的男婴。将男婴带回苍南后,章某分别付给朱某2000元、儿子1500元“工资”。

  经查,章某等人拐卖的儿童均为婴儿,其中“成交价”最低1万元,最高9.8万元。

  另外,在该拐卖儿童团伙的“利益链”中,处于“介绍”、“抚养”、“运送”等环节的人员均大多有获得“报酬”,介绍人获取介绍费,抚养人、运送人则获相应工资。

  此案中大部分婴儿经跨省多次转手买卖,而且层层加价,主要涉及云南、浙江、福建、河北等地。

  据检察机关指控,经云南籍女子和某之手的多名婴儿,转卖和加价尤为突出。2014年6、7月,和某在云南怒江兰坪县花1万元买了1名男婴,后以3.8万元卖给下家梨某,而梨某以6.6万元卖给肖某,肖某加价至7.5万元又转卖给章某和朱某,最后朱某以8.3万元卖给他人。

  经查,此案涉及被拐卖婴儿共27名,每名被拐卖婴儿因经合伙作案和多层转手,均涉及多名涉案人员。对涉案人员的拐卖儿童次数和涉及的被拐卖儿童人数,检察机关均进行审查予以统计认定。其中,章某拐卖儿童19次,涉及被拐卖儿童19名;朱某拐卖儿童16次,涉及被拐卖儿童16名;李某拐卖儿童4次,涉及被拐卖儿童4名。

  被拐卖婴儿怎么来的?据多名被告人供述,一些婴儿都是在出生后遭遗弃。对此,检察机关认为,这仅是被告人单方辩解,对婴儿来源侦查部门还要做进一步调查,如果还有漏罪行为,则要进一步追责。

  检察机关认为,章某、朱某、李某等26人拐卖儿童的行为已触犯我国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温州市检察院依法审查查明的事实中,温州退休妇产科女医生李某涉及的被拐卖儿童有4名。

  2013年上半年,李某联系章某,约定贩卖1名男婴给章某。之后,章某联系周某、范某共同出资5万元,在温州市区“水景苑”小区李某住处购买这名男婴。该男婴被章某、周某、范某带回苍南后,经周某联系卖家进行转卖。

  2013年8月份左右,李某联系章某,约定贩卖1名女婴给章某。章某联系温某、朱某来到“水景苑”小区李某住处,由章某、温某合伙出资3万元购买这名女婴。该女婴被带回苍南后,通过朱某介绍以约3.8万元卖给他人,朱某获取介绍费从中获利。

  2014年4月份左右,章某、朱某花6万元向李某购买1名男婴。最终,该名男婴被章某、朱某以8.5万元卖到福建省福安市。

  2015年2月15日,温某、范某共同出资4.7万元,在温州市区一家医院住院部门口,从李某处购买1名男婴。之后,范某电话联系丁某开车接回苍南。温某、范某将男婴先后放置在温某家中和藻溪镇挺南山上一民房内抚养。同年6月17日,侦查机关在挺南山上抓获温某、范某等人,并将该男婴解救。

  对于被指控的拐卖儿童事实,李某百般辩解:经她手的婴儿都是孩子父母不要的,对方要求她帮忙介绍收养人,她并未从中谋取利益。

  比如,对于2013年上半年以5万元出手的那名男婴,李某这样解释:当时有位找她看病的女子说自己生了个男婴,因家庭困难想把孩子给人收养。于是,她从中搭线达成交易。“最后,我将5万元转交给站在不远处的男婴父母。”

  对于2013年8月左右出手的女婴,李某同样辩解:当时一名女子找她看病时说自己有一名女婴不想要,原因是孩子父亲坐牢自己无力抚养。最后,她联系买家以3万元成交。“我把这3万元给了孩子母亲,对方要给我2000元,但被我拒绝了。”

  对此,公诉机关认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等行为,只要实施其中一种行为即构成拐卖儿童罪。李某多次贩卖的婴儿均是联系章某等人购买,她主观明知章某等人系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还多次贩卖,她的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

  经查,此案中被拐卖的27名婴儿中有15人获救,其中解救后寄养在收买人处的有10名,寄养在福利院的有5名。

  根据民政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打拐解救儿童收养工作的通知》规定,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后,对于查找到生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应当及时送还;对于暂时查找不到生父母及其他监护人的,应当送交社会福利机构或者救助保护机构抚养,并签发打拐解救儿童临时照料通知书,由社会福利机构或者救助保护机构承担临时监护责任。同时,公安机关要一律采集打拐解救儿童血样,检验后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比对,寻找儿童的生父母。

  温州市检察院在办理该案时要求公安机关妥善依法处理被解救儿童,建议将寄养在收买人处的婴儿均送福利机构安置。目前,此项工作正在协调处理中。

  温州市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检察员王玮分析说, 收买人以前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在一律追究其刑事责任。这一变化缘于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简称修正案)。

  王玮指出,根据修正案实施前规定,对收买被拐卖儿童可以“免责”: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但修正案规定了“收买即入罪”:只要有收买被拐卖儿童的行为,就将追究刑责。不过,对收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解救的,可从轻处罚。

  王玮介绍,在量刑方面,现行《刑法》规定,拐卖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拐卖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二)拐卖儿童三人以上的;(三)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儿童的;(四)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五)造成被拐卖的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六)将儿童卖往境外的。

  王玮认为,此案中的“收买人”大多来自农村,部分辩称自己法律意识淡薄,不清楚收买孩子可能触犯刑法。法律意识淡薄只是“收买人”的“遮羞布”,随着修正案出台,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的打击变得严厉,这将有力打击买方市场。

  1995到2000年,深圳盐田区田东菜市场附近,以类似手法被拐儿童共6名,找到3名,3名下落不明。

  黄雨锋,男,1991年生。警方呼吁网友提供线索,协助警方每找到一人,奖励1万。局举报电线,;苏警官,电话号码:;刘警官,电线后万双健被找到

  延伸报道:去年5月,涉嫌被陈碧群拐卖的90后万双健被找到。父亲万孝东说,1995年11月28日中午,吃完午饭后,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由于自己要上夜班,就在房间里睡觉。下午4点开始打雷,天黑了下来,万孝东让妻子去把孩子叫回家,但妻子没有找到孩子。他赶紧出去找,也没找到。随后他发动亲戚朋友帮忙找,也始终没有结果。当天傍晚6时许,他向警方报警。

  苦寻20年,18日下午3时许,在深圳盐田区海山派出所,45岁的万孝东和儿子哭泣着拥抱在一起。公安部门调查其儿子20年前被拐卖到河源,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但同时走失的女儿至今仍没有下落。

  15年5月22日,万孝东接到深圳警方的电话,通知他小儿子万双健找到了。“我当时又哭又笑,半信半疑。”他担心又是空欢喜一场,直到确认后,心中的石头才落地。 看到失散20年的儿子,从3岁的孩子,变成20多岁的小伙子,万孝东的妻子一下子跪倒在地,抱着小儿子的双腿放声大哭,一边说:“你怎么受得了那么多苦。”

  他打印了无数的“寻人启事”,到处张贴,“白天黑夜地找,遇到出租屋就找,那几个月都没上班,深圳基本上走遍了。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大儿子万双龙说,弟弟走失的时候还不到3岁,所以自己对弟弟并没有印象,但是长大的过程中,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一个双胞胎弟弟,“特别想见到弟弟”。

  据盐田警方介绍,这个案件是1995年报案的,已经有20年了。因为是双胞胎,警方通过技术手段在人脸识别系统库寻找和万孝东大儿子最像的一个,结果找到了河源的罗小定。经DNA比对,证实罗小定正是万孝东失踪的小儿子万双健。

  同时,嫌疑人河源东源县居民陈碧群也浮出水面,5月20日警方在深圳一家家政公司将其抓获。

  闽南网1月28日讯离开福建十多年,重庆苏先生夫妇此次再一次回来,希望得到一个等待了20年的结果。20年前,苏先生夫妇在泉州打工,刚5个月的儿子小华(昵称)被工友抱走,夫妇俩在泉州苦找了7年,一直没有结果。近日,苏先生从泉州警方了解到,当时抱走自己儿子的工友已被抓,他说将孩子卖到了莆田市秀屿区笏石镇一带。

  1月18日上午9点过,从成都开往西昌的T8865次列车驶进西昌站,最后一节车厢车门打开,36名嫌疑人被民警押解下车。一起下车的,还有被解救回来的婴儿,尚在襁褓中的他们,被嫌疑人从凉山带到了数千公里外的山东。

  据警方介绍,此次打掉的贩卖婴儿团伙,以凉山州喜德县李子乡人哈马尔吉为首,其中关系错综复杂,嫌疑人将婴儿从凉山拐卖至山东。

  去年,凉山警方在工作中发现线索,一步步深入挖掘后,摸清楚了这个贩婴团伙的情况。由于案情重大,2015年,此案被公安部挂牌为“6·18”贩卖婴儿案件,并进行督办。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凉山州公安局高度重视此案。案发后,民警分成了四个专案组,奔赴山东省开展了2个月的工作。1月15日,警方抓捕行动展开,成功将这一贩婴团伙打掉。

  此次抓捕行动,该团伙共有78名犯罪嫌疑人落网,其中12人在凉山被抓获,66人在山东被抓获。在山东被抓获的嫌疑人中,有36人为凉山籍,被凉山警方押送回凉山,其余嫌疑人由山东警方处理。行动中,解救出了15名婴儿。

  18日上午,在凉山州公安局,法医对嫌疑人和婴儿进行了抽血采样,用于进行DNA鉴定身份。在现场,有嫌疑人声称,其中年龄较大的孩子是自己家的,不过民警表示,这也需要进行DNA鉴定。目前,被解救的婴儿已得到妥善安置和照顾,此案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昨日,巴南区公安分局“平安巴南”官方微博发出通报:1月11日20时40分许,巴南区鱼洞街道一布料作坊工人颜某(男,52岁,沙坪坝区人)和工友在鱼洞窑坝一餐馆聚餐,酒后将附近一4岁女童抱离企图猥亵,被女童父亲及周围群众及时发现追赶。颜某丢下女童逃跑,跳入箭滩河中躲避追赶。民警接警后迅速赶到,将醉酒状态的颜某抓获。目前案件正进一步侦办中。

  据广东电视台报道,12月12日下午,在广东省东莞市寮步镇的坑口村发生了抢小孩事件。一名中年妇女死死拉住一名7岁的小男孩不放,并大声呼叫:“还我小孩!”

  男孩挣脱开这名女子之后,还跑进附近商店的厕所躲了起来,这名女子不罢休追了上去,还打伤了小男孩的真正家人。

  2015年7月26日晚7点,河南省许昌禹州市,某酒店员工发现酒店大厅里一男一女行色异常,他们所携带的黑色行李箱里竟传出婴儿啼哭声。报警后,警察发现箱子里藏有一个出生几天的女婴。因为说不出婴儿的来历,目前两人已经被警方控制,婴儿被120送往医院。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zipzapp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姐心水论坛| 马经龙头报| 高手坛论| 东方心经马报| 财神爷高手论坛| 六合开奖结果| 天机报| 财神爷| 曾夫人四肖必中特| 香港开奖结果|